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カラ松关心组

时间线接在カラ松事变之后。人物大概ooc因为私心希望大家都能更加关心一下カラ啊qwq。

 

 

1.

兄弟们也许并不需要我。

无数次产生过这样的想法不过每次都努力地将它压制下去了。

这次恐怕不行了。

カラ松看着兄弟们对自己的存在毫无知觉,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地走远,再找不出理由来说服自己。

说不定没有我的话,兄弟们真的会过得更快乐一点,毕竟一直以来自己只会让兄弟们觉得【啊,好痛】而已不是吗。

双脚沉重得迈不开步子。

再会了Brother们!就让我在这美丽的夕阳下目送你们最后一程吧!

眼泪也相当应景地配合着流下来了。

果然好痛啊,平时兄弟们也是这样的感受吧。

 

2.

“...虽然是有说过‘没地方能去的话就到俺家来吧’...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啊...”豆丁太把包扎成半个木乃伊样子的カラ松让进屋里,“只有一些卖剩的关东煮,不要挑三拣四快吃吧混蛋。”

“哦哦,Thank you豆丁太!”

“睡觉前记得把药换了重新包扎一下,真是的,老是给俺添麻烦啊混蛋。”

“抱歉。”

六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吵吵闹闹的,分开了倒是格外的安静。

豆丁太看着カラ松默默吃完关东煮,连汤都有好好得喝干净,“然后呢?以后有什么打算?”

完全没有考虑过以后的事,カラ松低着头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豆丁太也不催他,坐了一会儿然后跑去铺床,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药箱,“慢慢想吧,先换药,换完俺要睡了混蛋。”

不跟兄弟们一起睡总有些不习惯,カラ松在被子里翻来翻去就是找不到合适的睡姿,直到天明才终于沉沉睡去。

 

3.

おそ松是最早察觉到异常的人。

如果说前两天晚上カラ松是因为被绑架被砸晕之类的原因没有回来,那么第三天カラ松还没有回来的话,理由也只有一个了。

カラ松本身没有想回来的意愿。

毕竟カラ松时时刻刻都牵挂着兄弟们,非常照顾大家的感受,不会也不想让大家担心。

到了第四天早上,弟弟们也开始不安起来。

“カラ松哥哥...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吗...”トド松摆弄着镜子忽然说。

“那家伙不在,睡觉的地方倒是宽敞了不少。”

“那也只有一松哥哥这样觉得吧?我可有好好得给カラ松哥哥留出位置。”

トド松说完,大家又陷入一阵沉默。

“那个...”チョロ松犹豫着开口了,“カラ松哥哥会不会...以后都不回来...”

“毕竟我们这样对他...”

“就算是カラ松哥哥也会难过的吧...”

十四松用手戳着桌上的梨,垂下眉毛,“说不定会生气。”

“那家伙也会生气吗?”一松移了移身体往桌子这边靠过来。

“会的吧一般...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生气。”

“...唉...”大家一起叹起气来。

因为生兄弟的气而不回家的情况绝对不会发生在カラ松身上,硬要说他为什么选择不回来,也只有【カラ松觉得对兄弟们来说自己不在反而会更好】这一个可能性了。

おそ松看了看围着桌子唉声叹气的弟弟们,无奈地抓抓头:“真没办法啊,我还是去玩小钢珠算了。”

 

4.

“啊?就算你问俺カラ松在哪里俺也不会告诉你的混蛋!首先声明他肯定不在俺家!”豆丁太挥着小汤勺忿忿不平地念叨起来:“カラ松可是你们亲兄弟,你们居然这样对他,虽说切好的梨子的确是很有魅力了混蛋!”

“是是是,谢谢你了豆丁太。”

“嗯?喂站住——!把钱付了再走混蛋!别把酒也带走啊!?”

 

5.

来应门的カラ松睡眼惺忪,愣了半天才对来者有所反应,“おそ松哥哥?”

“哦カラ松!喝一杯吗?”おそ松笑着晃晃手里的酒瓶,“豆丁太请客。”

三杯酒下肚カラ松依然沉默得不像话,弟弟们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作为长男的おそ松觉得心好累。

“我说啊,カラ松。”おそ松一手支着头,另一手搭在カラ松的头上,揉着他比起平时来说稍显凌乱的头发,“兄弟什么的,果然还是哥哥对弟弟的依赖要远比弟弟对哥哥的依赖强得多吧?”

“啊?”

“就是说,虽然有五个弟弟,但是少一个哥哥我都会觉得很寂寞啊。”

“B、Brother...!”カラ松感动的目光瞬间就投了过来。

“你这家伙..恢复能力强过头了吧...”

“哼。”不知从哪里掏出墨镜熟练地戴上,カラ松撩了撩头发说,“男人啊,永远都能以perfect的状态迎接闪耀的明天!”

“...啊,果然还是好痛啊,我以为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

 

6.

回家的时候,カラ松受到了弟弟们史无前例的热情欢迎。

チョロ松,トド松,十四松说着欢迎回来把カラ松围在当中,一松虽然撇开了目光,但还是把手里端着的梨向他这里递了递。

“看吧。”おそ松悄悄在カラ松耳边说,“对弟弟们来说,你可远比自己想象得更重要啊カラ松。”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