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梦境商人【二】


21.

清晨五六点的时候,番回来了。

“你们..还真是谈了很久啊。”

完全没想到隈会站在走廊上的番吓了一跳:“啊..是啊,累死了,睡觉去了。”

番整个人都看起来像死过一次一样虚弱。

隈猛地打开番的房门。

“喂喂,就算我是男人也还是有隐私的啊。”番趴在床上发出抗议。

隈没有理睬他的话走过去把他翻过来开始扯他身上的衣服。

“唔哇,你要做什么?”番精准地抓住隈的手,注意到她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又补了一句:“怎么对我的身体有兴趣吗?”

“他对你做了什么?”

隈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番的身体看不出任何异样,但却能闻到似有似无的血腥味。

“他,对你,做了什么?”看番没有要回答的样子,隈盯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遍。

长达十几秒的对视后,番闭上眼睛把头扭到一边:“让我睡一会儿吧,真的好累啊。”

隈叹了一口气,把手覆在他的额头上:“..晚安,做个好梦。”




22.

想摁电梯按钮的手又缩了回来,隈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莽撞了。

她连自己到底想做什么都没考虑清楚就过来了。

而且真要说起来,做这种事对自己根本没有好处。作为商人来说,真是失职。

“小姐是来找我的吗?” 

隈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男人微笑着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他伸手摁下了电梯按钮:“不介意的话上楼坐坐如何?站在这里也不太合适吧。”

充满危险意味的邀请。

隈冲他笑了笑,答应了。

沙发非常柔软,隈几乎整个陷在里面,男人端来茶放到她面前,然后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隈小姐是想就公寓事宜来跟我商谈的吗?”

“公寓?”话题一出来就往出人意料的方向走去让隈不禁怔了一怔。

“啊,我以为是你想退房或者对公寓有什么不满才来找我的呢。”

“你是...房主吗...?”

男人抿着茶笑容没有一丝改变:“那么请问隈小姐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呢?我不记得有留下过我的住址。”

“你们昨天做了什么?”

“就一起去喝了酒...”

隈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那我换个问法吧,你昨天对番做了什么?”

“......”男人盯着隈看了很久才再次开口:“他对你说了什么?”

“那家伙什么都没说,所以我才在这里问你。”

不然我早就对你下手了。

隈在心里补充说。

“是么?我可不觉得他会什么都不对你说却告诉你我的住址。”

跟这个人对话是令人很不舒服的一件事。

“只要需要,我能得知所有我想知道的事。所以如果你什么都不想说,我只能靠自己去看了。”

男人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隈:“原来如此,你跟番一样,也不是普通人吧?”

诶?

就算惊讶之色一闪而过,男人也还是将其尽收眼底:“你对番似乎一无所知啊?那家伙的身体很有趣哦,你听说过‘精灵之血’能让人长生不老吗?他似乎就是呢。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我十岁,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三十年,他依然和我最初见到的样子别无两样。他的身体即使受了伤,也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可以说是最佳的实验对象。不过注射麻药的话他的愈合速度就会变得跟常人无异,好在他的痛觉迟钝,真是帮了大忙啊。二代血的话就无法获得永恒的生命有点可惜,不过进行细胞培养说不定能行。他有取之不尽的身体组织,我长生不老的一天也指日可待了。”

“..他不可能任你做实验。”

“那家伙是自愿的哦?他好像有个无论如何都想要复活的人,我可以帮他实现这个愿望。”

“不可能。”隈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男人的领口,“死去的人不可能复活!”

“是啊没错。”

“...你骗他?”

男人一边把衣领从隈手里解救出来一边说:“并没有哦?我告诉过你,他的身体在麻药下和常人无异吧?想见死去的人,那么自己也死去就可以了。”

“你....”

“我把我的事都告诉你了,那么接下来可以请你讲讲你的事了吗?”男人从口袋里摸出折叠小刀麻利地弹开抵在隈的脖子上:“为了应付你们这种异常的家伙,我也很努力了。还是你和那家伙不一样,对毒是有免疫.....”

话没说完男人就倒回了沙发,小刀从手中滑落,掉在地毯上,悄无声息。

“全部都告诉我真是帮了大忙呢,作为回报,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好了。”隈把小刀捡起来收进自己口袋里,“在自己的梦境中长生不老吧。”

23.

她看见了沉在水底的精灵。

安静美丽,宛如一幅画。

她试着回忆起他习惯性面无表情的脸,虽然他经常会绷着脸毫不留情地表现出对自己的鄙夷,但比起现在平静的样子,还是那样更好一点呢。

还有那唯一一次展露出的笑容。

他把接近永恒的生命,以及赋予梦境的能力给了她,一并给予的,还有他的名字。

精灵微微笑着,对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他曾经说过名字对精灵意义重大,所以他不说,她不问。

最后一次见到他时是在实验室里。

追求永生的人对已经死去的他进行着各种研究实验。

他们讨论着是否在抓捕过程中使用的毒药剂量过大导致其血液产生变异,无法使他们变得长生不老,没有注意到潜入的女孩。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陷入永无止境的梦境中的人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像精灵那样好好使用梦境了。

已经有哪里崩毁,变成异于常人的某个【生物】了。

她把精灵残破的身体抱进怀里,眼泪滴在实验台上。

不想要永恒的生命,不想要特别的能力。

只想去寻找同样能让人陷入梦境的人。

就算永远都重复着同样的循环往复的生活。

就算永远都徘徊在梦境里。

我也想重新与你一起生活。

24.

醒来时眼睛异常干涩,隈点了几滴眼药水才稍有缓解。

番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依旧是果体围裙的装扮让隈忍不住怀疑这到底就是他的爱好还是他真的是完全不在意形象。

隈走到他身边,看他动作熟练地翻炒着锅里的菜。

“肚子饿的话先随便找点什么吃。”番专注于做饭,丢了一句话过来。

隈摸了摸口袋,然后拿出之前捡回来的刀,弹开露出刀刃。

记得好像说是有毒啊。

她想了想又收起来,从厨房用具里翻出来一把水果刀,翻手将其插进番的手臂。

“嗯?”隔了几秒才有反应的番扭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插着的小刀,“你想干嘛?”

这家伙的痛觉还真是迟钝到不行,到底有多习惯疼痛啊。

隈把小刀拔出来,伤口很快就复原得看不出一点痕迹,除了留下来的血。

“确认一下。”隈边说边帮他把血迹抹掉。

“笨蛋吗你?既然是这种体质,为什么不经常更换身份和居住地?等着被人研究是不是?几十年都没有任何改变傻子都会觉得奇怪你不知道吗?不管你是神经大条还是懒都给我有个限度啊!”隈拽住番的手臂让他转过来对着自己接着说,“就算是长生不老也不等于无敌,只要想的话完全有办法让你和死没两样!你是想变成那样对吧?你是想永远都体验死亡的感觉对不对?抖M吗!?”

“......你是逃回来的?”番闷了半天才把隈的话都消化完。

“并不是。”

“你...”番皱起眉头,“条件?”

隈顿时明白番想错了方向:“没有那种东西。他以后不会再来了,你就安心呆在这里吧。”

“什么意思?”

“就是‘他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意思。”

“你对他做了什么?他还没有告诉我...!”

“死去的人是没办法再活过来的。”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隈却依然花了很久很久才终于接受它,她几乎能在番身上看见自己从前的影子。

“但是她是个精灵。”番沉默了一会儿说到,“精灵和人是不一样的,一定有办法能复活。”

“你想复活给与你血的精灵?!”番总是有一些东西会出乎她的意料。

“我要和她一起生活,像之前那样。”番露出的笑容前所未有的温和:“有很多地方想和她一起去,有很多东西想和她一起分享,我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跟她说,所以无论要等多久,无论要付出多少代价,我都会继续寻找复活她的办法。”

番的意志很坚定。

一看就明白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过去,他都不会动摇。

以前的我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情一直在努力的,为什么后来就慢慢忘记了呢?我也是这样强烈地想要再见到他,想跟他说很多很多话,想跟他去没去过的地方看各种各样的风景,有很多事想跟他一起经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地就改变了呢。

25.

“我可以帮助你实现这个愿望,让你再次见到你想见的那个精灵,一起生活下去。”

“真的吗!?”番猛地抓住隈的肩膀:“你能让她复活?”

“复活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能让你在梦境中跟她重聚。”

“梦境中重聚?”

“对,用漫长的生命作为代价,和她一起活在梦中。”隈这样说着,忍不住羡慕起番来。

她也想遇到一个这样的人,能让她永远呆在有他的梦境里,可惜这个能力不能对自己使用。

“原来是这样。”番完全没有思考就回绝了:“谢谢你的好意啊,但是我并不想要这样。”

“诶?可是你......”

“伊那时候把血给我,一定是希望我能好好地活下去,然后去遇到很多人,很多事。然后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能告诉她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好。我想她也一定会高兴的。”

明明每天都只泡在酒精当中,还真敢说啊。

即使心里这样吐着槽,隈却不得不承认这番说辞很有道理。

当初那个精灵也一定是这么希望的吧。

隈觉得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发自内心地微笑了:“我明白了。你还意外的是个不错的家伙啊。那么作为感谢,我送你一个礼物吧,今天晚上,你会在梦里遇到你想见的那个精灵。”

26.

不知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隈收到了可以算作是回礼的梦,或者说是番与伊相遇的过去。

那是一段又温暖又美好,几乎支撑了他整个人生的记忆。

番漫无目的地闲逛时在一个幽静的公园一隅遇见了伊。

那时女孩抱着腿坐在休闲椅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之间。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她却戴着一个毛茸茸的耳罩,与身上穿着的薄纱裙形成鲜明的对比。

“怎么小妹妹迷路了吗?”番随口问着,也没对她的反应抱什么希望,因为一般对方都会战战兢兢地说没有没有然后飞快地从他附近逃开,对此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摸了摸耳罩回答他:“我没有迷路。”

女孩的面容相当精致可爱,番不知怎么地就问了一句:“我可以在这里坐下么?”

出乎意料的女孩没有拒绝,她往旁边挪了挪给番腾了块地方。

“...你这样不热吗?”番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问她。

女孩摇了摇头。

番这时才发现自己跟别人的聊天经验实在太少,眼下他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对话了,他闭上嘴闷闷地靠在椅背上,然后就这么睡着了。

番是在懊恼的情绪中醒过来的,他觉得就算不能开展对话,起码就算看看女孩的脸也好啊。

他刚想叹气,余光却瞥见依旧坐在旁边的女孩。

“醒了。”

“你...还在啊。”

“放哨。”女孩说着跳下椅子,“BYE BYE。”

番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活着其实挺好的。

27.

第二天番再次去了那个公园,女孩像昨天一样缩在长椅上,看见番之后默默地往旁边移了移。

番大大咧咧地往她身边一坐:“哟。”

女孩对他点了点头当做打招呼。

“你一直在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你爸妈呢?”

“...不知道。”

喂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一问三不知小孩吗....

“你不会是被人骗来的吧?”

女孩摇头。

“一个人?”

点头。

虽说番确实是不擅长进行对话,但与女孩对话的难度系数之高就算是满口生花的人估计也会束手无策。

番看了女孩几秒,忽然说:“没地方去的话,跟我来吧?”

“...贩卖人口?”

“啊,差不多这个意思。来么?”

完全没否定她的话,番爽快地就承认下来。

女孩盯着他的脸看了看,同意了。

“你的名字?”

“不能说。”

“啊?”番扭头看了眼跟在他后面的女孩。

女孩快走几步抓住他的袖子:“因为很重要。”

“啊是吗。我叫番,多指教咯。”

28.

女孩就房屋的所有权对番提出了自己的疑惑,番惊讶之余大方地承认这里不是他的家。

“不过原主人把这里让给我了。”番笑着把泡好的茶端给女孩。

女孩呼呼地吹了吹喝起来:“那个回来的路上一直躲在角落里看你的那个人吗?他好像很讨厌你,但是又怕你。”

“啊没错。”

番觉得女孩是个很奇特的存在,喜欢看着窗外发一整天的呆,有时候会哼起旋律优美的歌,会感觉到一种跟外表毫不相符的成熟气,但有时却又像小孩一样天真,洗澡的时候会一边唱着歌一边玩小鸭子玩具半天都不出来。抱着她看电视的时候也会对有趣的内容充满兴趣问东问西发出感叹。

两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但是女孩却从来没有摘下过耳罩,也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

番并没有特别在意,他觉得就这样也不错。

29.

好景不长应该就是用来形容他们的吧。

太过和平的生活让女孩渐渐就放松了警惕。她泡澡时不小心睡着了,以为女孩晕倒的番担心地推门进去看,然后看见了女孩与众不同的尖耳朵。

书上记载那是精灵族的标志性特征。

所以她从未摘下耳罩,闭口不谈自己的名字。

女孩醒来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妙,她用手遮住自己的耳朵,用快要哭出来的难过表情坐在床上。

“听说精灵之血能使人长生不老。”番这样说着在床沿坐了下来。

这家伙还真是不容易啊,一定遇到了很多事。

番一边转着女孩的耳罩一边想说不定她今天就会离开这里了,早知道就不去看她了,就算那时候晕倒也比她离开好。

“你也想要长生不老吗?”女孩在番身边坐下来认真地问。

“想啊,不过如果把血给对方喝下去就能达成的话,也未免太简单了。”

“..因为是把自己的生命凝在血里。”

“就是说自己会死?”

“嗯。”

“那就算咯。”

难得遇到一个不讨厌跟我一起生活一起聊天的家伙,死了的话可就伤脑筋了啊。

“...是喜欢。”女孩转身抱住番:“跟你一起生活。”

30.

隈醒来之后把这个梦告诉了番,然后问了他之后发生的事。

番说很快女孩是精灵的事暴露了,那群人以他为人质要求交换精灵之血,即使番再怎么反对,女孩最终还是同意了。

女孩划破手让血流出来之后朝他们走过去,然后出其不意地把血喂给番让他喝下去,随后就引发了爆炸。

他借着精灵之血活了下来,女孩却没能幸存。

女孩说竟然以这个样子收尾真是太难看了。她说她已经活得够久了,最后的一段时间过得非常愉快,甚至产生出【希望能一直这样】的想法。

然后女孩对他说她的名字叫做伊。

但她终于还是没来得及听到番叫一声她的名字。

31.

隈又住了一天之后告诉番她要走了。

番喝酒的动作停了停,然后扔了一罐啤酒过去:“当饯别礼好了。”

“谁会用这个当饯别礼啊。”隈说着打开喝了一口,“太奇怪了。”

“会刚拿到就开了喝的你也是啊。”

整理行李的时候番靠在房门边问她佩鲁要怎么办。

隈看了眼乖巧坐在番脚边的佩鲁,对于他们来说佩鲁的生命实在过于短暂,也许当初把它带回来就做错了。

“我会回来看它的,如果你不打算搬家的话。要是能找到复活精灵的办法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谢啦,房间我会帮你留着的。”

“啊,给佩鲁住好了。”


32.【彼此都能活很久,所以终会在某个时间里再次相遇。】

早上隈去洗漱的时候番像平时一样看佩鲁吃东西。

照例安静地吃完早餐,隈拖着行李箱打开公寓门,然后说我出门了。

佩鲁摇着尾巴叫了一声,番说路上小心。

就好像一成不变的日常。


评论

热度(5)

  1. 24小時休眠組24小時休眠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挖掘机lover
    嗯。补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