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不是鬼,是妖精

阿一已经回想不起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听到那个声音的。

【我可以帮你承担一次伤害哦。】

印象中这是那个声音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埋首于作业中的阿一惊讶地抬起头环顾四周,房间里只有他一个。

一定是高三压力太大出现了幻听。

阿一这样想着把笔往桌上一丢:“妈——我要吃苹果。”

“知道了!”

客厅里传来回应声,没一会儿就有一盆削好切块插着牙签的苹果端进他的房间。

“啊呀你这死小孩!脏兮兮地就躺在床上!快起来作业写完了没!”

“马上就写完啦。”阿一戳着苹果丢进嘴里,目送母亲念叨了两句后离开房间。

【明明一半都没写完。】

阿一几乎从床上跳起来,他仔仔细细地扫视了房间一圈,房间里的布置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改变,窗户也好好地关着,阿一推开窗探出头去四处看了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是那个声音说的话却是事实。

“.......你谁?”

【我是伟大的妖精大人,可以帮你承担一次伤害哦。】

“一般不应该是实现一个愿望吗?”

那个声音沉默了几秒才再响起,【你好烦啊做作业去。】

“哈哈哈哈!”之前还存有的一丝害怕顿时消失无踪。

“死小孩别玩了快点写作业!还要不要睡觉了!?”

母亲的声音穿透门板回荡在房间里。

阿一无奈地应着声坐到书桌前重新把笔抓回手里,但他眼睛一转又有了新的偷懒办法,“妖精大人帮我做作业吧?”

【不是说了我是来帮你承担伤害的吗?】

“我正受到作业的伤害啊!”

【我只能承担身体上的伤害好吧身体上的!】

阿一不满地动起笔把嘴扁成一条线,“真没用啊。”

【我是伟大的妖精大人,你个凡人懂什么!】

“那现个真身让我看看呗伟大的妖精大人?”

【我现在跟你共用一个身体想看你自己照镜子。】

满心以为自己身体产生了什么变化的阿一在镜子前看了半天,镜子里的人跟原来一模一样,真要说的话,也似乎只多发了一颗痘痘在脸上,而且还好死不死的在眉心中央。

“你的真身难道是这个吗...”阿一摁了摁新发的青春痘,痛得咧开嘴。

那个声音没再响起。

“喂你还在吗?”

【在完成使命之前都在。】

“那你是不是......”

【都说你很烦了啊。有时间问这种有的没的还不如去做作业。】

看来妖精是真的不想理自己了。阿一只好继续写起无聊的作业来。


临睡前阿一又试着跟妖精搭话,“睡觉啦,我。”

【哦,晚安。】

妖精人性化地向他道晚安。

“晚安附身鬼~”

【附身鬼是什么?】

“你不是说跟我共用身体,那么就是附身在我身上的鬼咯?没错吧。”

【要我说几次啊蠢人类,我是伟大的妖精,不是鬼!】

“妖精跟鬼也没差了。晚安啦鬼~”

【不是鬼!是妖精大人!】

抗议没有起效,他在黑暗中郁闷地跟着身体的主人一起进入了睡眠。

相遇第一天,他的身份就从妖精降为了鬼。





阿一在抽屉里寻找东西时被刀片割破了手,他吃痛地缩回手,手指被剜了个半圆的口子,血哗哗地就从伤口里流出来了,他一边翻出一只创口贴一边质问妖精为什么没履行承诺。

“说好的承担一次伤害呢骗人鬼?!”

【这么小的伤害也要我承担吗!?】

“要你何用!”阿一吮了吮手指,满嘴的血味让他的眉头都拧到了一起。

【我可是用生命来帮你承担伤害的妖精大人!】

“你真的不是用生命在骗我吗!?”

妖精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对这样的日常见怪不怪的阿一小心地把手指包扎好,坐到电脑前开机登QQ,点开一个单独分组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头像是一个黑底白字的“拼”,0/1的显示提示头像的主人不在线。

阿一略带遗憾地查看着对方的资料,从头到尾仔细地读了一遍,连历史头像都开了大图欣赏了一遍。

【有意思吗,这些你每天要看几遍啊。】

妖精懒懒地说着。

阿一又看了一遍资料才恋恋不舍地关掉,不忘回他一句,“作为妖精的你是不会理解这种深奥的东西的。”

【你不就是喜欢那个学习委员么,去告诉她不就好了搞得自己这么心神不宁。】

阿一涨红了脸表示了否认,最终被【你上课看她的时间比你看黑板的时间还多】所打败。

【要不要我替你去说啊,用你的身体。】

“那不就是我去说吗!...如果、我是说如果啦,能考上同一所大学的话我会去告诉她的你就别掺和啦。”阿一揉了揉脸关机重回书桌前扎进作业堆中。




交志愿表的时候阿一故意拖到了最后,学习委员在他前排坐下扭过身看着他一片空白的志愿,“还没想好要考哪个大学吗?”

“嗯...感觉好麻烦,要不你帮我随便填一下?”

学习委员认真地拒绝了。

“那填跟你一样的志愿好了。”

学习委员用“请根据学习成绩和统考排名填写”这个婉转的理由再次拒绝了。

阿一苦恼地撑着头,成绩的确是他们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这么快就无法逾越了啊。】

“好烦啊闭嘴啦。”阿一小声嘟囔了一句,“你填了哪些学校啊?”

“A大。”

“...还有呢?”

学习委员翻出了自己的志愿表,上面除了第一志愿A大之外其他什么都没填。

【好可怕的自信。】

阿一叹着气,学习委员的成绩就是这么让人望尘莫及,自己的成绩只能算中等偏上,要考A大简直是下辈子的事了。

本来想打探下二、三志愿,再期盼一下学习委员的失足的,现在看来...

阿一垂头丧气起来。

【拼一次第一志愿填A大如何。】

你是要让我死一次才对吧。

虽然心里这样喊着但阿一最终还是在第一志愿栏里写下了A大。




奇迹没有发生。

阿一成为了大专生。

开学后他去A大闲逛,然后看到了学习委员,过了一个暑假而已,学习委员却感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换上了隐形眼镜,染了栗色的头发,穿着超短裙踩着高跟鞋。

几乎看不出原来那个单纯认真的学习委员的影子。

“女大十八变啊。”阿一看着学习委员和她身边似乎是男朋友的人,最终这样感叹了一句。

【接下来是要去大喝一顿了吗?】

妖精凉凉地问着他。

阿一挠挠头苦笑起来,“啊,酒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其实我觉得你没那么喜欢她。】

“我很喜欢哦?”阿一叹了口气,“我还是挺喜欢她的,真的。”

【变坦诚了啊你。】

“是不是成长为了不起的大人了?”阿一把手插进口袋里晃晃悠悠地往回学校的车站走。

【无论是了不起还是大人都跟你没关系吧?半点都。】

阿一过了半饷才笑着回了一句,你还是这么烦啊,鬼。

【不是鬼是妖精好吧。】


“阿一?”

等红灯的时候,阿一听见学习委员在他身后叫他。

“呃,好久不见?”阿一四下看看,“你一个人?”

学习委员点着头,“阿一为什么会在这里?”

“嗯碰巧路过而已啦哈哈~”说完这句话他就听见妖精发出鄙夷的声音。

“那要不要我带你逛一逛我们学校?”

面对学习委员真诚的邀请,阿一正想着要如何回应,学习委员的身影却忽然急速从他身边掠过。

“让开!”一个压低帽檐的男子猛然推了学习委员一下夺路而逃。

“抓强盗啊!”

“嘀嘀嘀——!!!”

各种声音混在一起把阿一的大脑搅得一片混乱。

车灯刺眼的光照在阿一脸上,他什么都看不见。

“阿一——!!?”

【阿一。】

【我可以帮你承担一次伤害哦。】

妖精的声音伴随着他的意识陷入黑暗。





睁眼的时候房间一片昏暗。

阿一在床上安静地躺了一会儿,渐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鬼?”

“不是说了是妖精吗。”

听见熟悉的声音,阿一顿时安下心来,但很快就发现了异样。

那个声音是从房间的另一端传来的。

“鬼..你怎么...”阿一眯起眼睛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

“我完成了使命啊。”妖精拉开了窗帘,清晨的曙光照进来,勾出了妖精的轮廓。

清秀的少年微微笑着靠在窗边。

“你的身体没有任何损伤哦,现在是高考前一周,加油考进A大啊,考题还有印象么?”

阿一瞪着妖精半透明的身体,随着金色的阳光慢慢铺满房间,妖精也变得越来越透明。

于是阿一知道告别的时间到了。

“...你现在看起来的确挺像妖精的。”

“是吗,我倒觉得反而像鬼了呢。”

“你长得挺好看的嘛。”

“怎么你是gay么?”妖精挑起眉,勾了个好看的笑容,“之后就看你自己了,阿一。”

刺眼的阳光几乎蒙住阿一的眼睛。





阿一如愿以偿地收到了A大的录取通知书,和学习委员一起。

九月初,阿一搬进了崭新的宿舍。

作为唯二考进A大X专业的高中同学,阿一和学习委员的关系拉近了很多。

大学的第一个圣诞节,阿一在室友的怂恿下向学习委员告白并被接受了。

他偶尔也会想起那个一直被自己称作鬼的好看的妖精,然后笑起来。



“阿一,今天是鬼节,会有百鬼夜行哦,出来吗?”

接受了学习委员的邀请,两人一起去小吃街吃夜宵。

“不过你居然对百鬼夜行感兴趣还真是让我惊讶。”阿一哧溜哧溜地吸着面条,“我以为女生都怕鬼呢。”

鬼。

阿一又想起很久之前突然出现的那个鬼。如果现在还在一定又会反驳说是妖精不是鬼了吧。

结果自己最后留给他的印象是gay吗,明明那么一心一意追赶着学习委员的。

“明明是个鬼,居然还知道gay啊。”阿一嘟囔了一句。

“妖精也是分男女的哦?”

“...诶?”阿一瞪大眼睛看着学习委员。

学习委员撑着脸对他微笑起来。

“所以说,今天会有百鬼夜行了啊。”

“...你果然是鬼!!!”

“...都说不是了!”


评论

热度(4)

  1. 24小時休眠組24小時休眠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挖掘机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