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如何攻略别扭的同居人【二】【姚麟XGreedX姚麟】

5.

跟麟一起去超市对Greed来说是一件很头疼的事。

Greed习惯列个清单然后需要的东西一个个买齐回家,基本半个小时就能搞定。但带上麟之后,需要整整两个小时才行,而且精神也会受到巨大的损耗。

麟对零食的热衷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最初麟提出要买零食时Greed点头得很快,偶尔他也会买点零食看电视的时候吃。但经历过一次麟对货架的疯狂扫荡之后,Greed觉得他不能再任凭麟这样迫害零食了。

“买零食买零食买零食......”Greed照着清单把最后一个商品扔进小推车后麟就开始无限重复地念叨起来,Greed目不斜视地推着购物车往结账处走,麟一看大事不妙赶紧抱住Greed大喊:“Greed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周围的人纷纷侧目往两人这边看过来。

Greed无视挂在自己腰上的麟一路把他拖到结账处。

“Greed你好狠心啊竟然这样对我...昨晚你在床上的时候呜啊....!”

麟受到了Greed的重击。

“没有那种时候!你是女高中生还是怀孕的女人那么爱吃那种东西。”

“孕妇爱吃的是酸的东西啦,顺便孩子是你的....呃...!”

麟受到了Greed的二段连击,命中同一部位触发了暴击,痛得麟一时间说不出其他话来。

Greed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看站在旁边难过地眯着眼睛的麟,说:“小鬼,我有一些需要的零食,你去帮我拿吧,作为跑腿补偿你想要什么可以自己拿,在我结账之前回来。”

“好!!!”麟喜出望外地往休闲食品区飞奔而去。

没一会儿麟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Greed往他手里的购物篮中瞄了一眼,正是平时自己吃的那些,数量×2.

这家伙观察力挺好的嘛。

为了节省时间而给自己拿了相同东西的行为让Greed很是赞赏,于是他想了想又说还有想要的东西。

麟看了看自己买的双份零食,又看了看Greed,虽然一脸困惑但还是出发了。

再回来时麟把购物篮换成了购物车,装着满满的零食,“Greed我实在想不出你还要什么,我把能想到你可能会喜欢的都拿过来了,抱歉花了点时间.......”

“没事反正结账也慢。”Greed转过脸说着。

麟看了看排队的人,明显已经都换了一批。

结账的确不快,不过Greed几乎还待在同一块地方怎么想都肯定是他一直在让后面的人先结账的原因。

“......Greed。”麟把下巴垫在Greed肩上,叫了他一声。

Greed偏了偏头,“啊?”

“别工作了,我养你。”

“切,怎么看都是我在养你吧。”

关注点偏了啊。麟笑着在心里想。






6.

姚麟看着手里的家长会通知单不知叹了第几次气。

家长会根本就一点用都没有,往常的会议都是福一人身担他和兰芳的家长两职,但这一次事关升学进路问题,老师要求一定要姚麟的家长亲自来参加。

真烦。

麟又叹了口气,Greed在旁边听着他不停叹气终于还是没法放着不管,伸手拿过了麟手里的薄纸看了看,“....家长会?”

“还强制要求家长参加,哪来的......”麟看着Greed忽然有了主意。

注意到麟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Greed把纸丢还给他,“别看我,没兴趣。”

“就这最后一次!而且现在你确实是我的监护人嘛。”

“......”

“你去的话我明天晚上送完咖啡就走不烦你!”

“好。”

“...啊,总觉得精神受到了伤害。”




家长会上老师的发言无聊又漫长,Greed听得直打哈欠,姚麟已经先支撑不住趴倒在桌上。

终于撑到了散会,结果老师又点名说姚麟的家长请再稍等一下。

起身到一半的两人只好又重新坐回了座位。

“少爷。”兰芳和福一散会就穿过人潮来到姚麟的身边。

“哦,兰芳,福。”麟冲他们打了招呼,“家里情况如何?”

“越来越严峻了,少爷最好能尽快回来。”

Greed对麟家里的事毫无兴趣,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对方罕有的严肃神色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他看了看那个叫做兰芳的人,之前听到麟提起过她,似乎是青梅竹马,但好像又有身份上的差异。对这种事Greed从以前就一直兴致缺缺,也没多在意。倒是福的视线一直都有意无意地在自己身上停留。

Greed大致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确实对福没印象。

“姚麟的家长请过来一下。”

Greed听到站在讲台边的老师这样说,看看麟那边的话题一时不像有结束的样子,便独自走了过去。

“姚麟他很聪明,但是每次上课都会开小差......”Greed心不在焉地看着老师一张一合的嘴,在心里想着还有多久才能回去,直到他听到老师说,“那么基本就是这样,希望你回去能多督促他一下,毕竟已经临近升学了。”

“我会的。”Greed随口答应着。

“不过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姚麟的家长,真是年轻的父亲啊。”

“不,是恋人!”

Greed正想说自己只是暂时的监护人时,麟的声音抢先传了过来。

“啊..?”

Greed抬手敲了一下姚麟的头,“小鬼闭嘴。我只是他暂时的监护人。”

“哦哦...这样...”

姚麟捂着头连声说着老师再见老师再见把Greed推出教室,“下手好重!”

“谁叫你乱插嘴。”

“老师看你的样子让我有不好的预感。”

“是吗,我觉得你才让我有不好的预感。”

姚麟半天没说话,最后才小声嘀咕了一句,“如果别人来搭讪你的话我很头疼啊。”

“啊?你说什么?”

“...我会很头疼啊!”

“头疼的是我才对吧,这种会再也不来第二次了。”Greed把家长会通知单捏成一团丢进垃圾桶,“还不如回去睡觉。”

“跟我睡!”

“我对小鬼没兴趣。”

“再几个月就成年了。”

“成年再说。”







7.

Greed有一个上锁的房间,姚麟问过一次,Greed却没有正面回答他。

“难道是专门用来放工口的东西?”

Greed帮Dolcetto整理着毛,过了一会儿才说,“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已。”




一天放学回家的时候,麟意外地没在家里看见Greed。

客厅,厨房,Greed的房间都空无一人,但看起来又不像出门了的样子。

“呜~”

从上锁的房间那里传来了Dolcetto的声音。

麟拧了下把手,发现房门没锁。

“Greed......?”

神秘的房间很空旷,一整面墙上都贴满了照片。

是三只狗和一只猫的日常照片,还有一张Greed和三狗一猫的合影,麟从未见过表情那么柔和的Greed。

除了Dolcetto,其他几只麟都没有见过,想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Greed靠在墙上似乎睡着了,Dolcetto静静地趴在他旁边,不远处并排放着两大一小三个宠物住的小房子,看得出来被人小心收藏着的样子。

虽然Greed平时就喜欢穿得一身黑,但总觉得今天的他看起来很不同。

安静又伤感的画面。

麟在Greed面前蹲下身,想伸手去摸摸他的头,没想到伸到一半的时候Greed忽然睁开了眼睛,声音还带着些许的睡意,“干嘛...?”

“啊...下午好...”麟的手僵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Greed瞥了一眼麟向自己伸过来的手,“要偷袭你还早呢。”

“呃...”麟把手缩了回去,“Greed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没什么。今天姑且算是这群家伙的祭日了。”Greed随手指了指一旁的小房子们,“都是随手捡回来的,不过都是不错的家伙。”

“我觉得他们能遇到你一定很高兴。”

“啊是么。”Greed活动了一下脖子站起身,“走了,今天晚饭出去吃。”

离开房间时,Greed最后朝里面扫了一眼。

关上门的瞬间,麟听见Greed低声说了一句晚安。







8.

Greed对着四散在地上的画难得的手足无措起来。

他只是在经过麟的书桌时不小心把对方放在桌上的文件夹带到了地上,导致里面放着的东西散落一地。

Greed知道麟有这样的一个文件夹,虽然不清楚里面放的什么,但非常明显麟很珍爱它。

麟经常会花很长一段时间观察自己,然后不知在纸上写些什么再收进这个文件夹。

怎么难道是养成日记么。

要说Greed一点不在意是假的,但是对于麟的隐私他不想涉足其中,尤其是被麟如此小心保护收藏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现在全部都明摆在他面前,Greed实在没有办法无视它们。

画上的主人公全部都是他。全身的,半身的,有着各种不同的表情。每张画上都标注了日期,从最初的几天一张,到一天一张,再到一天几张。

......喂这张婚纱的是怎么回事啊,脑补过度了吧。

Greed一边把画都收进文件夹一边对着画的内容发表看法。

这小鬼平时都对着自己想什么可怕的东西啊。

...明明不缺女人。







9.

姚麟把咖啡拿给Greed,看着他喝下一口后忽然问,“Greed,咖啡好喝吗。”

“还行。”Greed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说,“速溶咖啡该有的味道。”

麟不高兴地皱起脸,“我都泡了大半年咖啡了,你就不夸我一下吗?明天可是我的生日喔。”

“你要夸奖做生日礼物吗。”

“我比较想要你做生日礼物。”姚麟一边说一边把Greed戴着的眼镜摘下来戴到自己脸上,“帅吗?”

Greed勾起笑撑着脸看他,他认为无视麟说的带有调戏性质的话会比较好。

短暂的对视中还是麟先败下阵来,他转开目光落在Greed面前摊着的稿纸上,却意外地发现了Greed换了个新笔名:Homun。

总觉得这名字有点似曾相识......

“小鬼,你该睡觉了。”Greed看了眼时间出声打断了麟的思考。

“知道啦。”麟把眼镜还给Greed,“晚安。对了,如果以后没人帮你泡咖啡了你可不要懊恼那时候没好好珍惜我。”

“我倒比较懊恼当初捡你回来害我每天都只能喝你泡的速溶咖啡。”Greed把咖啡一饮而尽,“去睡吧小鬼,晚安。”

“......晚安。”







10.

Greed有点回忆不起来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了。

印象中那天早上还是跟往常一样他叫麟起床然后自己去睡觉。

再起来时麟已经离开了,只留了那个曾经他非常珍惜的文件夹在桌上。

文件夹里多了一张画,唯一一张双人的。

画的是他和麟隔着薄墙相背而坐,两人都没画表情,但标注了名字。

画的背面简单的两行字:

Greed,你一定不知道我最喜欢你了。

继承家业之后我会再来找你的,不要搬家哦。


“......早就知道了。”Greed看了眼桌上空的咖啡杯,“成人了啊,恭喜你小鬼。”

Greed把文件夹扔进抽屉,继续写着他未完成的小说。







11.

终于把文书都看完后,姚麟呼了一口气躺倒在床上。

本来以为时间还充裕,没想到父亲病情忽然加重不得不留院观察,一时间公司到底应该交给谁来打理成了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姚麟上面的两个哥哥争得不可开交,但是父亲却比较偏心他。

“麟还是个小孩子,而且学业也......”

“是啊他连大学都还没考,交给他实在难以令人放心......”

“他很快就会长大了。你能做到的吧,麟?”

父亲的目光依然这么温和,从小到大从未变过。

“父亲的头脑已经不清楚了吧?”

“这样下去公司早晚要倒闭啊。”

家里的流言四起,从小照顾麟长大的福和兰芳担忧地看着他。

“别担心。我很快就会把这一切都搞定的。”姚麟笑了笑说。

记忆中父亲仁慈温和的笑脸,还有Greed独自一人祭奠失去的宠物的身影。

“我一定会全部都搞定的,放心吧。”

为了坚定信念一般地,再次重复了一遍。







12.

公司的主导权最终决定通过试炼来定夺。

“为公司带来最大收益的人将会继承它。”律师向三位候选继承者宣读着父亲的决定。

“最大收益。”姚麟翻阅着所有公司的名单,想从中寻找最佳的合作伙伴。

随后他的视线在Homunculus上停住了,“福,如果能与这家合作的话,如何。”

“如果能成功,那么收益一定非常可观。这家公司一直都是我们想合作的对象,可是当家的既高傲又顽固,您的父亲试过很多次最终都无功而返。”

“是吗......”

“如果是另外两位先生来询问的话我一定会建议他们放弃,但是少爷的话,我觉得你可以去尝试一下。”

麟意外地偏头看了看福,“哦?”

“传闻说当家的非常疼爱他的孩子们。”福看了看麟依然没理解的神情,只好又说,“少爷你不是跟他的一个儿子关系很好吗?”

“他的一个儿子......你难道是指.....”姚麟猛然想起Greed之前那个眼熟的笔名。

“Greed。”

姚麟觉得整件事的发展都变得戏剧性了起来。

“Greed虽然长期以来一直对他父亲的公司不感兴趣,但是当家的还是相当宠爱他,希望他能与其他孩子一起接受管理Homunculus,因此Greed可以说是突破口。”

“利用Greed,得到公司吗...让我想想吧。”

福点了点头,离开了姚麟的房间,然后叫来了兰芳,“少爷也许不会赞同那个想法,但为了少爷能继承公司我只能这么做,我会承担全部后果,去吧兰芳。”

“......好的,爷爷。”







13.

姚麟最终还是表示他想靠自己的能力尝试一下,实在没办法了再用非常规手段。

福帮他预约了与Homunculus当家的商谈。

一见面,麟就理解了Greed为什么不想和他的父亲一起住了。

可怕的威压感。

当家威严的视线扫过麟身上时,他这样想着。

“合作?”

“是的,我们.......”

“想都别想。我不需要和任何人合作,就能做到最好。”

毫无回旋余地的一句话几乎把麟堵死,“但是您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我们会让您看到更好的未来。”

“这种话你和我的后代去说吧。”当家把不屑这个词表现得淋漓尽致。

姚麟头疼起来,这根本沟通不下去啊。


“不是说了让你好好听他说吗老爹。”

久违的耳熟的声音。

姚麟惊讶地抬头,看见靠在门边的Greed。

“Greed,不是让你不要参与我们的交谈吗?”当家快步走过去,语气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再谈一句就崩了吧?我来跟他谈,老爹你就随便去做点什么吧。”Greed把当家往外推着,当家一边走一边还叮嘱他不要让步太多。

总算把老爹推出会议室,Greed迅捷地关上门顺手上了锁,“好了,说吧小鬼,你的...”

“Greed!!!”

才转过身来的Greed遭到了麟猛烈的一扑,头撞在门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啧,痛死了,放开。”Greed揉了揉头,示意麟把环着他的手放开。

“Greed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知道今天我会来谈合作的事?”姚麟充耳不闻,反而把手收紧了一些。

Greed看麟誓死不放手的样子只好放弃,“我看过你们的企划书,的确是值得合作的项目。不过如果只有老爹的话肯定一秒不用就否定合作意向了。”

“...我以为送过来的企划被扔了。”

“啊没错。在碎纸机里。我看的是兰芳拿给我的企划,我接受B方案。”

“可是那不在我们的计划里...!”姚麟皱起眉头看着Greed说。

“至少不是利益最低的那个。兰芳比你聪明多了。”

姚麟撇了下嘴,然后用力亲了一下Greed“好吧,反正你嫁我之后那也是你的利益了。”

“......谁会啊。”Greed沉默了几秒,看着麟微微发红的耳朵忽然咧嘴笑起来,然后反身把麟压在门上重重地吻下去:“其实我是来补那天没说的生日快乐的。还有,如果你答应嫁给我的话,我倒可以考虑原谅你那时的不辞而别,然后接受你的合作意向。”


“.........成交。”


评论(3)

热度(40)

  1. Zoey 河彖24小時休眠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