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如何攻略别扭的同居人【一】【姚麟XGreedX姚麟】

现代,同居。

Greed,24岁作家。

姚麟,17岁离家出走(?)少年。

请小心人物OOC。



1.

姚麟端着咖啡推门走进Greed的房间:“Greed,咖啡泡好了。”

“哦,放在那边吧。”Greed依旧在书桌前赶着稿子,头都没抬地应了声。

姚麟把咖啡放在Greed触手可及的地方,之前他端来咖啡时发现乱成一团的书桌上根本没地方放,于是让Greed专门腾个地方给他,没想到从那之后开始Greed一直都保留了那块咖啡专用地。

“你今天又要熬夜了啊,偶尔也改一下作息嘛,不然白天都没人陪我玩。”姚麟靠在桌边喝着自己的热牛奶,直到喝完Greed都没给他回应,甚至连个正眼都没有往他这边扫一下。

姚麟看见Greed用笔杆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稿子,知道他是卡住了,于是把笔从他手里抽走拿着自己玩起来,还不忘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改一下作息嘛,不然白天都没人陪我玩。”

“啧,烦人的小鬼。”Greed靠到椅背上,摘下眼镜随手往桌上一放,“白天就给我好好去上课。”他一边说着一边端起咖啡,同时扫了一眼挂钟:“你再不去睡觉明天别想我叫你起床。”

“知道啦。”姚麟答应一声,“晚安,Greed。”

“嗯。”

姚麟走到门口时,像是想到了些什么,又补了一句,“对了,你戴眼镜的时候看起来特别帅~”

“......滚去睡觉!”

“哈哈哈~”姚麟笑着关上了门,回到自己房间后看了眼时间,正好10点。然后他脱掉衣服钻进被窝,玩了会儿手机,在10点14分把手机放回床头柜,安静地躺着不动了。

不一会儿隔壁房间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脚步声在麟的房间门口停下了,然后是细微的开门声。

Greed走进他的房间看了眼,轻轻地说了句:“晚安,小鬼。”之后,又回到自己房间接着工作了。

姚麟在黑暗中勾起了唇角。







2.

清晨的阳光铺满Greed的稿件时,Greed放下笔,胡乱地收拾了下桌面,然后带着Dolcetto出门遛弯。

一圈逛完回家,简单地准备完早餐,Greed推门进了麟的房间,拉开窗帘后绕到他的床边,“小鬼起来了。”

被子动了两动传来麟闷闷的声音:“起不来。”

“少废话现在就起来,大爷我要去睡觉了。”

“拉我一把...”麟说着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在空中挥了两下。

Greed无视了晃在半空中的手对蹲在脚边的Dolcetto下令:“Dolce,给我咬。”

“等等!我起来了我起来了!”麟掀开被子猛地坐起身,看见乖乖蹲坐着的

Dolcetto和一脸疑似得意笑容的Greed。

“之后的事小鬼你自己搞定,我去睡觉了。”Greed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房间。

麟慢吞吞地穿上衣服,摸了摸冲自己摇尾巴的Dolcetto的头,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吃早饭。

把Greed不知是当早饭还是当午饭的食物准备好放进微波炉,麟朝着Greed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然后去上学。


在遇到Greed之前麟在课堂上干的最多的事就是发呆,而现在他有了其他事可以做——画画。

有一次麟在便利店翻阅杂志时正好看到Greed发表的东西。

Greed对麟的大惊小怪表示了不屑,但还是凑过来看了一眼。

“怎么样?”

麟想问的是Greed看到自己写的东西印在书上有什么感想,不过Greed显然思维跟他不在一条世界线里,“啧,本大爷的文章配这插图真是浪费。”

“......这样吗。”

于是麟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插画家,承包Greed所有的插图。

麟以Greed为模特画了很多很多,全部收在一个文件夹里,画累了就翻出来一张张看,然后发呆。


那个文件夹他从未给任何人看过。






3.

每当麟说Greed不要写了陪我玩我有钱养你的时候,Greed都会不屑地哼笑一声然后提起他当初是怎么把麟捡回家的。

“没记错的话是冬天吧,还好我出门去买东西,不然你早饿死在路边了。”



Greed咬着冰棍从便利店回来的路上看见缩在花坛里的麟,那时的惊讶他无论回忆多少次都清晰记得。

惊讶完Greed迈开脚步接着往家里走去,没走几步就感受到了身后强烈的视线——汇聚在他手中装满食物的袋子上。

Greed换了个手拎袋子,麟的视线毫不含糊地就跟过去了。

“......”

Greed试着换了几个不同的位置,麟的视线始终牢牢地粘在袋子上。

“......要吃?”

Greed看见麟的眼睛闪闪发光起来,整个人好像下一秒就会长出尾巴摇起来一样。

“想都别想。”Greed咧开嘴笑起来,狠狠地掐灭了麟的希望。

啊,好像看见耷拉下来的耳朵和尾巴了。

看着麟失望的表情和垂下来的肩膀Greed这样想着。

“切,给你了。”Greed把一整袋食物留给了麟,却完全没想到之后会留下那么多后遗症。

麟一边吧唧吧唧飞快地把东西吃了个精光,一边自动地跟着Greed回家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跟着我回来了啊!?”Greed停下开门的动作转头问站在他身后一米开外的麟。

麟一脸的理所当然回答他:“因为你对我有恩。”

“对你有恩所以你要用自己来报答我是吗?”

“如果你需要的话当然可以。”麟似乎对那句话产生了不同的理解,他脸上的微笑如此的纯良人畜无害让Greed看得有点心里发毛。


他那时候想自己真是要糟糕了遇上史无前例的麻烦。


往后的事实也证明他确实糟糕了。






4.

被Greed捡回家的麟有一段时间非常地不安分,其程度之重甚至让Greed有过【等麟睡着后把他从楼上扔下去】的想法。

不如说Greed一直有这个想法,只不过那段时间特别严重而已。

麟会在Greed洗澡时站在门口大声问他要不要自己的帮忙,也会在一起吃饭时表现出强烈的给Greed喂食的冲动,甚至有一次占据了Greed半个床说Greed要不要我陪你一起睡。

Greed严重怀疑麟把自己当成很需要他照顾的小鬼,这让他感觉非常非常不爽。

于是Greed抄起枕头砸了他一脸,“死小鬼让开大爷我要开始工作了。”



Greed最终没把姚麟赶出去是因为后来发生了一件让他对麟改观的事,之前在他看来麟只是单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熊孩子而已。

该说是积劳成疾还是看管熊孩子太累,总之Greed得了重感冒。

下午睡醒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状态有点不妙——体力流失到都完成不了起床这件简单的事。

对于感冒这种东西睡一觉就会好了。他抱着这个想法昏昏沉沉地躺着,准备迎接二次睡眠,然后很会挑时间的麟就开门进来了。

“Greed?还在睡吗已经五点了?”麟边说着边来掀他的被子。

Greed勉强睁开一只眼睛瞥了麟一下随后夺回了自己的被子:“小鬼别烦我。”

Greed声音之沙哑让麟愣了一秒,“Greed...你感冒了?”

“知道的话就快点出去。”Greed毫不客气地下着逐客令。

麟爽快地无视了Greed的驱逐,又掀开他的被子然后把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好烫...至少有39℃以上......Greed,体温计在哪里?”

被麟异类的测体温方法震惊的Greed有那么一秒说不出话来,于是麟又问了一遍。

“......不需要那种东西,小鬼你只要到外面去别再来烦我就行了。”

“Greed,告诉我体温计在哪里。”麟用认真的表情问了第三遍。

“啧。在卫生间右手边第一个抽屉里。”

姚麟取来体温计帮Greed量了体温,“39.2℃”

“哦。”Greed应了声,他知道现在不配合麟的话,麟肯定会搞出更多事来折腾他,别说睡一觉,根本睡十觉都好不起来。

不过出人意料的麟量完体温之后很安分地离开了房间,Greed等了会儿发现麟没有再要来闹的样子,便安心地闭上眼睛。

一分钟后麟轻手轻脚地进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重感冒导致的无力,Greed真的很想把麟狠狠揍一顿然后丢出房间,但是现实太残酷,所以他只好咬牙切齿地躺在床上装睡。

他感觉到姚麟走到床边,再之后就有个凉凉的物体搭在他的额头上。

麟在床边站了片刻,接着就离开了,出去的时候还顺手轻轻地带上了门。

Greed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东西,是条毛巾。


每隔十五分钟麟都会悄悄进来帮他替换毛巾,再悄悄出去。

小鬼意外地很会照顾人嘛。

Greed想了想,又否定了照顾这个词。

大爷我从来不需要别人的照顾。


“Greed你醒了?”

麟照例来换毛巾的时候,Greed睁眼看了看他。

“啊。”虽然嗓子因为感冒显得沙哑,Greed还是出声回答了他一下。

麟说了一句你等等跑出房间,很快又端着一小碗东西回来了。

Greed看着碗里的白粥直皱眉头,麟无视了他的反应,一边把勺子递过去一边说,“最少也要把这些吃掉,吃完后半个小时把药吃下去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应该就会好了。”

“......啧。”Greed发出不满的声音,但还是接过了勺子舀着粥吃起来,白粥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倒不如说粥煮得还不错。

Greed的表情变化没有逃出仔细观察他反应的麟的眼睛:“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好吃?以前兰芳生病的时候我一直都煮粥给她吃,所以还是很有自信的。”

“兰芳?”

“嗯,应该算是...我的朋友吧?”麟说着把药放到Greed床边的柜子上,“记得半个小时后再吃,我会帮你看着时间的放心吧。不过说起来你的药箱该好好整理下了吧,药的品种完全不齐啊,感冒药还是我刚出去买的,还好附近有药店。”

“........小鬼你果然还是好烦。”


吃下药后没多久里面的安眠成分便发挥了作用,Greed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Greed把头上的毛巾拿下来时有点惊讶地发现毛巾还是湿的,然后他坐起身来,更加惊讶地看见麟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麟那家伙,难道一整晚都在帮自己换毛巾么。

到底是怎么想的啊。Greed皱起眉头把床上的外套披到他身上,接着小声嘀咕了一句,“小鬼你感冒了大爷我可不会来照顾你。”





—TBC—


评论(6)

热度(26)

  1. Zoey 河彖24小時休眠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