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那之后的故事【麟XGreedX麟】

接在原作之后。一定OOC了因为原作的姚麟还是会把国家、国民看得更重一点吧。

基本上是从私设上衍生出来的,私设遍地注意。





“真理会赋予人类适当的绝望。”

姚麟画完炼成阵最后一笔后,随手把树枝扔在一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曾经他带回新国的贤者之石。

在进行炼成前,他忽然想起爱德华告诉他的这句话。



一年前姚麟忽然放弃了皇位,跑去找爱德华学习炼金术。爱德华察觉到姚麟对人体和灵魂炼成的过分好奇,于是非常认真地告诫他,并且绝口不提与之相关的任何信息。

于是姚麟没有再涉足禁区,认真地学完了爱德所传授的全部理论。

“啊~终于出师了!谢啦,爱德。”

“你这家伙...真是给人添了好多麻烦啊,而且还吃掉了我那么多的食物!!好好赔偿我啊混蛋!!”爱德华一边发着牢骚一边还是把姚麟送到了车站,“接下来的打算呢?回国成为一名炼金术师吗?放着一国之王不做到底在想什么啊。”

姚麟哈哈哈地笑着没有回答他。

火车快开的时候,姚麟突然说:“爱德,之前我一直无法理解你宁愿牺牲手脚也想再见一次妈妈的心情,不过现在我好像渐渐地明白了。”

爱德华的表情猛然变了:“喂,麟...难道你...”

“放心啦放心啦!我跟幼稚的你可不一样~”姚麟眯起眼睛笑着靠在椅背上,“多保重了,爱德。”

“啊,你这混蛋也是啊。”

“我啊...”火车开动之后,姚麟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可是做好了相当的觉悟。”

“无论是失去一条手臂一条腿,还是心脏、灵魂,我都想再见到那个人啊。”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麟轻声地说着。






“那么,真理会给予我怎样的回应呢。”

姚麟深吸了一口气,站在炼成阵中间,然后发动了它,“让我再见你一面吧,Greed!”



烟雾弥漫中,半跪在地上的人猛烈地咳嗽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息下来,“咳,在搞什么啊这么呛人。”

散尽烟雾之后,露出了他紫红色的瞳孔。

Greed四处环视了一圈,放眼望去都是荒凉无生命气息的沙漠。

“...我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啊?”Greed皱起眉头,“好像没印象了。啧,算了,总之先找个有人的地方再说。”

好在Greed所处的地方离开沙漠中的小镇不算太远,一路上还有人特意用大小相近的石块做了记号,也许是之前过来的时候设置的标记吧,反正自己是没什么印象了。

城镇里人不多,不过居民却很热情,虽然对于这个异邦人的一问三不知有点惊奇,但还是各自尽己所能帮他解决了住宿和吃饭的问题。

到了晚上,Greed在床上翻来翻去却毫无睡意,无奈只好在床上干坐着。

漫长的夜晚终于熬过去了,Greed走下楼,发现一家人已经全部坐在餐桌前等他一起吃早餐了。

早餐结构很简单,面包加牛奶,Greed没有感觉到饿,不过却习以为常地吃了很多。

“小伙子胃口很大啊,正在长身体吧,多吃点多吃点。”女主人把餐盘往他这里推了推。


吃完饭一家人各做各的事去了,留下无所事事的Greed一个人。闲得发慌的Greed决定四处走看看。

城镇旁边就是个绿洲,那里倒看起来更生机勃勃一点,至少还有一些植物生长。

Greed在湖边坐下,随手捧了点水喝,喝完之后他往水面瞥了一眼,倒映着一张没见过的脸。

果然,对自己的全部都一无所知。

不过即便如此,Greed也没有更多的想法,他觉得这些并不重要,他感觉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但懒得去深究。

回去的时候正好遇上这家人的大儿子在劈柴。看着小鬼费劲的样子,Greed一边说着“小鬼需要帮忙么”一边不等他回答就伸手去拿斧子,结果不慎被锋利的刀刃划了道口子。

“啊你没事吧?”大儿子慌慌张张地跑进屋子,“哥哥你等等,我去拿绷带!”

“不需要那种东西,这种伤很快就愈合了。”Greed看了看手指,在他的注视下,一颗血珠冒了出来,然后滑过手指滴在地上。

受伤之后,是这样的吗?

Greed觉得这跟他印象之中有点不一样。

大儿子一边认真地帮他绑绷带一边说,哥哥你太不小心了,哪有人不拿把柄直接往刀口上去拿的。

Greed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缠了绷带的手。


吃完晚餐回到房间,意外地觉得困倦,Greed带着些许不可思议的心情睡着了。


Greed在梦里看见了什么。

纯白的、广阔的空间里,有谁坐在那里。

那张脸...是自己?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脸上时,Greed醒了过来。

下楼跟正在准备早餐的女主人打了招呼,随手拿了几个面包,去了昨天到过的绿洲。

Greed对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发了一整天的呆。


晚上,他又在梦境里看见了【自己】。

不对,不是我。

尽管那个人浑身散发着熟悉的气息,有着跟自己几近一样的脸,Greed却认定那不是自己。


第四天晚上,Greed再次梦到了那个人。

他就一直那样地坐着,一动不动。

明明是在梦中,Greed却感觉自己的视线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Greed听不见他的声音,却看见他一直在说着什么。

看着他的嘴型,Greed很快就明白了。

因为他一直在重复着相同的内容。

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叫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Greed。】






“臭小鬼。”

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Greed悄悄地离开那户人家,回到了最初的那片沙漠。

幸运的是,当初那个炼成阵还基本保存完好。

“总是做一些无聊的事,到底还是一个小鬼啊,麟。”凭借大脑里存有的炼金术相关的记忆,Greed发动了炼成阵。






“这里就是【门的那边】吗。”麟环视了一圈,自言自语了一句。

果然如爱德所说的,是一片纯白、没有尽头的空间。面前紧闭的这扇大门,一定就是真理之门了。然而不知为何,身后不远处还有另一扇门,有着微妙的不同。

麟想走近看看,但是当中似乎隔着什么走不过去。

姚麟在门前坐下身,到达这边有一段时间了,却什么都没发生。

他推测着,等价交换的话,大概就是用他的灵魂交换Greed的灵魂吧。

结果最后都没能见上一面呢,麟苦笑起来,真理果然对人类毫无仁慈之心。



“嘎——”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大门忽然发出了声音,缓缓地打开了。

“怎么...”

黑色的小手晃晃悠悠地向他伸来,将他往门里拖去,与此同时对面的门也打开了,随即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姚麟吃惊地睁大眼睛。

“G、Greed!!喂Greed!!!可恶别拉着我...Greed——!!!”麟挣扎着努力想摆脱那些手,却依然一点点地被拉进门里。

明明就在不远处了,那个无论如何都想再见一次的人。

但是即使再大声,麟的叫喊也传达不到近在咫尺的地方,传不到他的身边。

“Greed————————————!!!”

在麟几乎绝望的时候,Greed忽然转过了身。

一闪而过的惊讶之后,Greed的表情变得非常复杂。

最后他叹了口气,然后露出了一如往常的嚣张笑容。

“臭小鬼,不要再做这种多余的事了,给我好好活着啊!”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笑容显得前所未有的柔和。

麟听不见Greed的声音,但是却看懂了他的口型。

“Greed......!”

然后,门关上了,无际的黑暗吞没了他。

再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