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喻黄】

应该不算是个好结局。


喻文州坐在病床边仔细地削着苹果,同时留意着挂在旁边的输液瓶,药水快滴完时,他放下苹果摁了下床边铃,很快护士拿着另外一瓶药水出现在病房里。

“病人姓名。”

“黄少天。”

护士核对了下输液瓶上的标签,然后替换了上去,拿着换下的瓶子离开了。

“少天,吃苹果吗?”看到黄少天在动,喻文州问道。

黄少天睁开眼睛揉了揉,“啊,谢啦!嗯等等?你是谁?”

“我叫喻文州,是你的朋友。”

“喻文州?”黄少天接过喻文州端过来的盘子,用牙签戳起苹果:“我好像没什么印象...不如说我为什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吗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奇怪我刚才不是还在上课吗..?”

“因为生病,所以少天忘记了一些东西。”

“生病?什么病?我觉得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我还记得昨天老师叫我们回家要做卷子背古诗呢,背那个什么来着...对了,是【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没忘啦,我还记得呢。”

喻文州笑着点头,“嗯,少天记性最好了。”

“哈哈哈被你这样说还真是不好意思啊!”黄少天摸着头笑起来,“不过说起来我真的对你没什么印象啊,你是哪个学校的?怎么会认识我?”

“说起来的话,我们应该算是在游戏里认识的吧。”

“游戏?哪个游戏?我玩的游戏还不少呢!”

“荣耀。少天有印象吗?”

“哦哦哦荣耀!!那个我看过宣传片!做的超棒好令人期待啊!咦已经开始公测了吗?那我出院了就去玩可不能落后了啊!”黄少天一激动被苹果呛住,猛地咳嗽起来,“咳咳咳...!”

喻文州赶紧帮黄少天拍背顺气:“少天别激动。”

“咳...”渐渐止住咳嗽后,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又开口了,“喻文州我已经想好啦我要玩个剑客!剑客的技能简直太酷炫!我要成为全服第一剑客,让我想个帅气的名字...嗯..叫什么好呢...”

“夜雨声烦。”

“哦这个名字不错!好啊就让我的小剑客叫夜雨声烦好了,听起来就很有我的风格!喻文州我跟你讲,我同学一直说我是个话唠特别烦啊哈哈哈,其实我觉得还好啊,我哪有话很多对不对!”

喻文州略微迟疑了一下,“我喜欢听少天说话...”

“喻文州你是不是巧妙地回避了我的问题?虽然你那样说还是挺让人开心的,但是那似乎也是建立在我话很多的条件之上?我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你不这么委婉也行啦。”

“因为少天安静的时候...”

喻文州回忆起黄少天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很久都没有说话的样子,慢慢地说道:“让人很不安。”认真的表情让黄少天一时也不知该接什么话才好。




第十二赛季季后赛时,准备偷袭的夜雨声烦忽然从藏身的地方跑了出来,笔直地向着左边跑去,还时不时会做出奇怪的动作。在被对手控制住连击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反抗,最后被一套完整的连击带走。

蓝雨队员们惊讶地目瞪口呆,等着黄少天下场给他们解释情况。

但是黄少天迟迟没从比赛席中出来,众人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裁判上前打开了比赛席的门,发现黄少天趴在键盘上不省人事。

很快检查报告就出来了,一切正常。

大家松了一口气,然后纷纷打趣说着,这次黄少犯了大错喻队一定要好好惩罚他才行。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正好喻文州出去倒水,就只有卢瀚文一个人在。

“啊少天前辈你醒啦!你还好吗感觉如何!虽然有点可惜那场比赛我们输了但下一场我们还有机会!!”卢瀚文非常体贴地没把错误推到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却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比赛输了?我们上一场不是赢了吗?还赢得挺漂亮呢。”

“诶少天前辈不记得了吗?我们的季后赛,对虚空的那一场!”

“可是我们上一场不是还在预选?瀚文你一定是睡糊涂了吧!”

这时喻文州正好推门进来,卢瀚文赶紧抢先开口:“队长不好啦!少天前辈失忆啦他说我们还在预选!!”

“小孩子瞎嚷嚷什么谁失忆了!明明是你睡觉睡糊涂好不好!队长我们是不是还在预选赛!”



回想起来那就是一切的开端了。最初大家以为黄少天只是忘记了一小段过往,但没想到遗忘变得越来越厉害,他慢慢地忘记了第十一赛季,第十赛季,他开始询问卢瀚文是谁,为什么会有那么小的孩子跟着大家一起来看他,看到跟着叶修一起来探病的魏琛也惊喜得语无伦次。

喻文州一天天地看着,心里越来越不安。

令他害怕的那天终于来了。

“咦...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等等这里是医院?我为什么在医院里?什么情况?”

黄少天看他的眼神陌生如初。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温和地笑了,“少天,我叫喻文州,是你的朋友。”

曾经有一次傍晚黄少天忽然问喻文州如果有一天自己把他忘了怎么办。

喻文州想了想然后说,我会重新介绍自己,让你记住我,无论多少次。





黄少天不记得喻文州,不记得蓝雨,不记得荣耀了。

喻文州依旧每天跟他说着,我叫喻文州,是你的朋友。

记忆退化到后来,黄少天的呼吸机能出现了障碍,他每天使用着呼吸机,有大量的时间昏迷不醒。

在被推往手术室的路上,昏迷许久的黄少天忽然清醒了过来。

“..少天?”

“你..是谁?”太久没说话的黄少天声音又干又哑,干燥的喉咙仅说了几个字就疼痛难忍。

“我叫..喻文州,是你的朋友。”喻文州努力地让自己保持微笑,眼眶却不由自主地发热起来。

“喻文州。”黄少天闭上眼睛重复了一次,然后忽然看着喻文州笑了,“队长。”









太阳缓缓地下沉着,余光柔和了墓碑坚硬冰冷的边缘,却更添一份苍凉。

气温随着太阳的离开降低了,喻文州裹紧了外套,又看了一眼碑上的照片,咧嘴笑着的黄少天感觉下一秒就又会叽里呱啦说起话来一样。

“明天见,少天。”

淡淡的尾音渐渐消散在风中。


评论(4)

热度(23)

  1. 妖华||maverick°非言24小時休眠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