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给筋肉肉的贺文w是喻王。请原谅它这么短。

嗯我今天早上才开始想的Orz。然后,我觉得喻王特别适合肉怎么回事一边写一边脑补1w字的肉.....

筋肉肉生日快乐喵喵哒=w=!以后也请继续欢乐地玩耍下去吧!】





“场上对手,场下朋友。”

将这句话贯彻得最好的选手,估计就是蓝雨的喻文州和微草的王杰希了。毕竟他们连场下恋人的成就都达成了。

从第四赛季开始,每逢蓝雨微草比赛结束,两队都会进行一次友谊聚餐。

某次蓝雨主场的聚餐结束后,喻文州把王杰希单独约了出来。

见面地点是一家环境幽静的咖啡馆,虽然王杰希并不知道这是当地一家恋人约会NO.1的咖啡馆,但那里不一样的气氛他多少还是有些察觉。

王杰希向侍者报出自己名字时,侍者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他很快微笑着为王杰希领了路,“王先生这边请,您的另一位已经恭候多时了。”

喻文州所选的座位在角落里,但是光线却不错,比其他地方还静谧一些。

“久等了。”王杰希一边坐下一边打招呼。

喻文州一如往常地笑着,“不,是我来早了。”他指着菜单对侍者说:“两杯,谢谢。”

喻文州没有询问自己想要喝什么而直接点单的举动有点出乎王杰希的预料,他看见菜单上对每份咖啡都有些注释,没等他看清那份咖啡旁标注的文字,侍者就礼貌地表示他要收走菜单了。

“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不过我很喜欢这种咖啡,所以想请你也尝尝看。”喻文州为自己稍显失礼的行为解释了一句。

王杰希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等待咖啡上桌时,喻文州托着下巴看着王杰希问,“你觉得这次,谁会是总冠军?”

王杰希略略思考了一下:“谁都有可能吧,比赛总是难以预测的。不过我比较看好嘉世,叶秋和苏沐橙的配合非常默契,难以想象他们仅仅磨合了一年。”

“这样嘉世就要四连冠了啊。”喻文州感叹了一句,“我倒挺期待霸图能狙击一下嘉世呢。”

蓝雨微草都止步于决赛,倒是很有时间来预测一下比赛的最终走向。

谈话间,咖啡端了过来。

王杰希啜了一口,皱了皱眉头,“有点偏苦啊。”

“...总是苦涩的。”喻文州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王杰希没听清 ,正想开口问时,喻文州抬眼看了看他,然后笑了,“前辈讨厌吃苦的东西吗?”

“讨厌倒不至于,但不太喜欢。”

喻文州把糖和奶精向王杰希推了过去。

“说起来,这一届的新生普遍都很厉害啊。”王杰希一边调着咖啡的味道一边说,“像嘉世的苏沐橙,你,还有你们队的那个话唠。”

“少天吗?他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发挥出来呢。”

“如果你的手速再快一点的话,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啊。后生可畏。”明明只早一届的王杰希却像老人一样叹息起来。

喻文州看了看自己的手,苦笑着说,“我的手速差不多是极限了,所以要在其它地方想办法。魔术师才是可怕的对手啊,前辈真是让人无解。”

“即使是魔术师也无法带领微草走向胜利啊。”王杰希低着头搅动咖啡,缓缓地说。



后来,喻文州想,也许就是在那时王杰希已经决定舍弃魔术师这个身份了,魔术师称号只能带来个人荣誉,却无法为他赢得冠军。





第五赛季,彻底改变风格的王杰希举起了代表最高荣耀的冠军奖杯,而喻文州也向世人彰显出了他战术方面的才能。

“恭喜你。”喻文州依然喝着清苦的咖啡,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和。





第六赛季,微草惜败蓝雨。

王杰希提早到了咖啡馆,在角落的座位上等着喻文州。他百无聊赖地翻着菜单,看到了长久以来喻文州一直点的咖啡。下面短短一行注释:看不到希望,苦涩的单恋。

喻文州来到咖啡馆时,王杰希已经点好了两杯咖啡。

“恭喜你。”王杰希微微地笑着。

“谢谢。”喻文州抿了口咖啡。

是甜的。





第七赛季,微草暴力地摧毁了蓝雨精巧的战术布置,二度夺冠。

“布置不错,不愧是战术大师。”王杰希赞赏完,又加了一句,“可惜手速跟不上。”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太残忍了你。”他边说边起身去吻王杰希,“恭喜你。”

彼时,他们已经戴上了刻有对方名字缩写的对戒。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