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亡羊补牢【杨聪X王杰希】

【咳咳。这个CP绝对是冷到零下31°吧。看到同为战队中心,同为第三届,又在全明星聊着房价....关于大眼始终站不稳CP真的心累。其实对杨聪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也感觉会是一个稳重温柔的人呢w

题目的话是忽然来的脑洞那时候想的是王杰希X杨聪...王杨【就自然而然地亡羊补牢了...】


12月22日,三零一战队队长杨聪宣布退役。

12月24日,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宣布退役。

召开完记者发布会,王杰希没有马上离开效力长达十年的战队。他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其实也只有一些简单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在床边又坐了一会儿,仔细地环视这间不大的房间。他还能清晰地想起刚住进来时的那份喜悦和不安。有多少个夜晚,他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地琢磨研究着各个对手的录像资料,又有多少个夜晚,他伏在书桌前细心记录着战队的点点滴滴。

王杰希拖着行李箱,缓缓地把微草走了个遍,遇见的队员,技术人员,甚至是清洁工,都带着不舍的笑容,表达着感谢与祝福。

十年的职业生涯,到了今天终于画下句号了啊。

王杰希站在俱乐部的玻璃门前,再一次回头看了看这座灯火通明的建筑。

要好好走下去啊,微草。

他在心里默默地送上了祝福。

天上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王杰希呼了口气,往微草的偏门走去。

微草正门前自发聚集起了众多粉丝,王杰希很感谢他们前来为他送别,但是此时他更想安安静静地离开。

门边有个人静静地靠着,穿着深色的长风衣,围着一条黑色的围巾,发间落了不少雪花,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听到声音,那人收起了手机,往这边转了过来。路灯照亮了他微微笑着的脸,“都告完别了吗?”

“嗯,都好了。”王杰希加快了脚边走到他面前,伸手拂去他头发和肩膀上沾着的雪,“等很久了吗,杨聪?”

“我说刚到你信吗?”杨聪眨了眨眼睛,笑着把围巾分了一半给王杰希围上,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行李,“走吧。”

围巾上残留的体温传了过来。

平安夜的街道火树银花,街边树上挂着的彩灯照得城市亮如白昼。街上成双成对的恋人们依偎在一起,说笑着挑选着圣诞礼物。

“圣诞真是个让人幸福的节日啊,你挑在今天退役,不知道会让多少粉丝难过。”杨聪看着恋人们脸上幸福的笑容感慨道。

王杰希把围巾拉得更高一些遮住了嘴,声音听起来模糊不清,“你也差不多吧?我好像还听说有不少人都哭了。”

“Lost Christmas啊。我那时候还是离圣诞节有一段时间的。要说哭的话,你粉丝才是哭得很凶啊,我在后门都能听见呢。到底是豪门战队,不能比啊。”

“羡慕了?”

“羡慕当然有一点儿,不过我还是更爱三零一。”杨聪从口袋里摸出三零一战队的徽章,在王杰希眼前晃了晃,“怎么样?队徽很不错吧!”

看着杨聪自豪的神情,王杰希笑着点点头,然后补了一句,“微草的也很棒。”

两人不紧不慢地穿过川流不息的人潮,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从感叹天这么冷人却还这么多,到对于未来的规划打算,最后聊到了几年前两人在S市的偶遇。

他们同为第三季出道的选手,后来又各自成为战队主力、队长、核心,在赛场,全明星上也见过不少面,却唯独对那次记忆犹新。




那时候也是冬天,杨聪在地铁上单方面地遇到了王杰希。之所以单方面是因为那时候的王杰希靠在座椅上睡着了。虽然他戴着围巾遮掉了半张脸,杨聪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杨聪就这样站在王杰希面前,看他睡得天昏地暗,一边在心里嘀咕这人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睡得这么熟,一边盯着他被围巾挡掉一半的脸在心里说,王杰希你要掩藏身份与其遮脸不如戴墨镜,你的大小眼绝对是最好认的没有之一。不过现在王杰希睡着了,闭着的双眼倒看起来相当对称。

然后王杰希身边的人到站下车了,杨聪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杨聪侧眼看着王杰希毫无反应依旧陷在沉睡中,隐隐还皱着眉头。

地铁晃啊晃,晃得王杰希的头最后靠到了杨聪肩上,而且丝毫没有要再晃回去的迹象,杨聪调整了下自己肩膀的位置,好让王杰希靠得更舒服些。他眼瞅着自己到站,过站,微微转头,身边的人睡得依旧沉稳,连眉头都不知不觉松开了。

过站就过站吧,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急事。杨聪这样安慰着自己,在温暖的车厢和王杰希的传染下也慢慢睡着了。

最后两人被打扫卫生的阿姨叫醒。他们睡眼惺忪,完全脱离状况外地看了看彼此。杨聪先反应过来,然后做了简单的说明。

“枕得我肩膀都麻了。”杨聪活动着肩膀,笑着向王杰希抱怨。

“那我请你吃顿饭作为补偿?不过你到站不下可不能怪我啊。”

杨聪摊了摊手:“因为不忍心打扰你睡觉啊。大白天就睡眠不足可不行啊。”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出地铁站,迎面一股冷风吹得杨聪脖子都缩起来,“好冷!”

“不好好戴围巾吧。”王杰希拉开自己的围巾调整了长度分了一半帮杨聪围上,整个动作自然无比,“我也就一条,你先凑合着吧。”

杨聪愣愣地看着王杰希,看得后者一脸茫然,“怎么了?”

“啊不....”杨聪不自然地转开了视线,伸手摸了摸鼻子,“忽然有点羡慕微草队员。”




“你那时候的举动太犯规啊。”每次回想起来,杨聪都有些忿忿不平,“怎么想都觉得有哪里不对。”

“刚睡醒差不多是下意识举动啊。明明是你叫冷我好心伸个援手。但整条围巾给你我还是有点舍不得的。”王杰希一边翻钥匙开门一边说。

“...太过分了。”

“怎么说也是队员送的礼物啊。”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王杰希开了灯,环视了一圈客厅,然后发出感慨,“以后住在这里的时间就长了,退役什么的还真是不习惯啊。”

“是啊。”杨聪拉下王杰希的围巾,吻了吻他,“不过退役之后不也是新的开始吗。”

之前我们落下的时光,就从退役后开始补吧。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