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同居人【卡拉翰X贝思柯德】

【现代paro。同居设定。对我就是想试试写肉不过似乎又失败了。想避免OOC好像也失败了Orz写到后面越来越崩已经变成其他角色的感觉,嗯已哭瞎莫找我。】


 


卡拉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贝思柯德正半躺在沙发上看书,看见同居人的出现他瞥了一眼挂钟然后打了招呼。

“难得的周末都不好好休息吗。”卡拉翰打着哈欠去卫生间洗漱,出来时顺手从餐桌上拿了面包塞进嘴里。

“我现在看起来像在工作?”贝思柯德的声音从书本后面飘过来,卡拉翰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整个沙发都被占据了,他只能在沙发扶手上落座。

卡拉翰和贝思柯德是同居人。开始只是合租了公寓,卧室卫生间各分一间,合用客厅厨房,见面时礼节性地问候一声,再各做各的事,过着平行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然后有一天平衡被打破了。

 

贝思柯德微醉地从外面回来,靠在沙发上休息。卡拉翰看了他一会儿,随后建议他立刻去洗澡睡觉,刚洗完澡的卡拉翰可不想清理任何醉酒的人可能产生的垃圾。贝思柯德觉得口干舌燥,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烧着一般的烦躁,他把手搭在额头上没有理睬他的同居人。卡拉翰却不依不挠地继续在旁边烦着,甚至准备把他拉起来带去浴室。浑身燥热的贝思柯德抓住卡拉翰的手把他拉近自己,然后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别,烦,我。”

一切从那个瞬间开始就变得走向奇怪。

卡拉翰一丝犹豫都没有就吻了他,把他压在沙发上然后狠狠地上了他。

事后卡拉翰说他是鬼使神差,而且恶人先告状地说是贝思柯德引诱他在先。当然贝思柯德用拳头否定了这个说法,还导致后来两人在不大的客厅里大打出手。

虽然发生了肢体冲突,但两人的肉体关系却保持了下去。毕竟都是年轻气盛精力旺盛的年纪,也不会造成什么需要负责的后果。而且会维持下去,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双方感觉都不错。

卡拉翰甚至觉得就这样跟贝思柯德成为恋人、一起生活下去也不错,贝思柯德对于他这样的想法并没有认同,他不屑地发出嘲笑的声音,但是也没有否定他。没有明确定义的关系就一直持续着。

把嘴里的面包完全咽下之后,百无聊赖的卡拉翰朝贝思柯德那边望了一眼,对方完全沉浸在书的海洋里,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无聊得不行的状态,“贝思柯德。”

“干嘛。”

“我无聊。”

“你是挺无聊的。”贝思柯德飞快地扫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又重新回到了书上,“看书。”

“....”卡拉翰觉得自己吃了个瘪,他走到贝思柯德身边朝他身上趴了下去,“别看了。”

贝思柯德把书举得高一些好让自己能看见上面的字,“别趴在我身上。”他都没往卡拉翰看一眼就发出了驱逐令。

“哦?你想让我躺在你身下?”卡拉翰环住贝思柯德的腰抬着头看他,“想试试看骑乘?”

贝思柯德二话不说抄着书往卡拉翰打过去,后者轻松地挡下了他的袭击,顺手夺下书随便往地上一丢,然后用力翻了个身让他和贝思柯德上下换了个位置。

“啧。”贝思柯德发出不满的声音,撑着卡拉翰的身体坐起来,还顺带在他腹部用力坐了一下。

卡拉翰闷闷地哼了一声伸手扶住贝思柯德的腰防止他的二次攻击,不过贝思柯德显然没乘胜追击的意思,他只是一如既往地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却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卡拉翰一手下移停在贝思柯德的腿上,另一手飞快地钻进他的衣服用指腹摩挲着他的后腰,然后暗示性地抬起胯部有一下没一下地顶着贝思柯德,“做么。”

贝思柯德叹了一口气,“我说不你有哪次听了?”

“那是因为你即使想做也会说不,我只能按自己的理解了。”卡拉翰隔着裤子布料缓缓地抚摩着贝思柯德,用手指细细地描绘着他的形状。

“我可不像你那么扭曲。在你脑子里除了做爱还有什么么?”

“你。”卡拉翰脸上完全没了平日里那种自恋和吊儿郎当——虽然他的手没有停止动作,还相反更进一步地在解贝思柯德的裤子。

贝思柯德觉得卡拉翰在跟自己确立关系的问题上异常执着。他会时不时地说“因为我爱你啊。”——之前还用着喜欢,没过多久就改了个词,不过贝思柯德并不清楚其中的区别。卡拉翰甚至还会跑来自己工作的地方对自己的同僚说:“贝思柯德是我的,你们谁敢打他的主意——”然后被贝思柯德面无表情地拖离现场。在以“再有一次就别想碰我”的威胁下卡拉翰才做了保证不会再犯。之后每天下班贝思柯德都能看到卡拉翰在楼下等他。

贝思柯德还记得有一次因为工作原因跟杰兰特一起用了晚餐,回去之后卡拉翰什么也没说就把他摁在门上狠狠地艹他,然后把他抱回房间粗暴地做了一夜,使得他第二天都下不了床。

贝思柯德觉得卡拉翰会这样是出于对他身体的迷恋,或者说是对做爱产生的快感的迷恋,所以他提出给卡拉翰找个女朋友,但是对方说着“不,我只要你”,毫无回旋余地就拒绝了。贝思柯德想卡拉翰原来还有洁癖,他倒是觉得和谁做都无所谓,然后他仔细想了想,否定了这个念头。洁癖原来还是会传染的。

感觉到了贝思柯德的分心,卡拉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把贝思柯德往下压,同时加大了动作幅度。

猛然变强的刺激把贝思柯德从神游中拉了回来,他喘息着看了看卡拉翰,后者正一脸的不满,“干嘛。”

“跟我做的时候还有时间开小差,是我太仁慈了么?”卡拉翰一边说着一边用力顶弄贝思柯德,“在想谁?”

被可怕的快感包围着,贝思柯德一时说不出话来,回答卡拉翰的只有一阵阵细碎的呻吟。

“贝思柯德....”卡拉翰坐起身,让贝思柯德能靠在他身上。贝思柯德环住他的脖子,因为体位的改变略微颤抖了一下,他把头靠在卡拉翰的肩膀上,听到对方又叫了他一声。

“什么。”他转了转头问。

“...不要和别的男人做这种事。”卡拉翰把贝思柯德的头按在自己肩上,不让他看自己的脸,“女人也不行。”他一反常态地声音低沉,“......至少在我能看见、能听见的地方。不要和我以外的人做。”

“你今天很奇怪。”贝思柯德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

“看到你我就变得很奇怪。”卡拉翰在贝思柯德的脖子上出气一般地咬了一口,闷闷地说着。

贝思柯德皱起眉头但没有挣扎,“你今天比往常更奇怪。发生了什么?”

“...你下周又要跟杰兰特一起吃晚饭了?”

“嗯。”

“...我不喜欢他。”

“他是个挺好的人。”作为同事,贝思柯德觉得他还是有必要维护一下杰拉特,“而且他跟你又没什么交集,要你喜欢做什么。”

“只要你喜欢就行了是不是。”卡拉翰的语气少见的生硬了起来,他扣住贝思柯德的腰,大力地抽送起来。

贝思柯德不擅长辩解,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实在没办法再分心去解释什么,光要控制住自己不发出太大的声音已经费了他很大的精力,所以他几乎是用咬的吻住卡拉翰的嘴。

卡拉翰在那一瞬间惊讶地停住了动作。

贝思柯德不会抗拒他的亲吻,但却从不会吻自己。

“不满意么。”贝思柯德依然皱着眉头冷着脸,“我觉得我已经表示得很明确了。”

“直接说‘卡拉翰大人我很爱你’才算是明确啊。”卡拉翰把贝思柯德压倒在沙发上,完全掩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那真不好意思我一点都不爱你。”贝思柯德动了动,调整了个更舒适的姿势。

“是吗,真可惜。”卡拉翰吻了吻贝思柯德,然后抵住他的额头,“看来只好由我亲自来说了啊~那可是你的荣幸,仔细听好了。”

“贝思柯德,我爱你。”

“很爱很爱。”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