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子初。努力成为文手。各种杂物都有。全CP。

嗯不是虐。


听到那则新闻时叶修像往常一样坐在客厅吃早餐。

新闻结束时正好吃完最后一口,他胡乱抹了抹嘴然后起身去了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本黑色的小笔记本。

那是王杰希出门时忘记带走的——或者说因为被谁故意藏起来而没能带走的。

翻到其中一页叶修停下了动作,目光扫了扫最后一排文字。

一个时间,一串编号,以及一个地点。

那串编号似乎刚刚还在电视上出现过。

叶修在心里默念了一遍那串编号,似乎也和刚刚播音员的发音一致。

他打开电脑,在网页的搜索栏里输入了那几个简单的字母数字排列,点了搜索,然后看见了【飞机失事】铺满屏幕。

叶修刷新了一遍又一遍,那四个字依旧固执地盘踞在他的视线里。

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那些张牙舞爪的字从他的大脑中消失,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了。

被满屏的字塞得头昏脑涨,他想着也许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把自己扔回床上。

翻来覆去半天都睡不着,叶修烦躁地在床上一阵扒拉,摸到王杰希的枕头然后一把抓过来抱紧怀里,跟着把脸也埋进去,深吸一口气,满满洗发水的香味。

【王大眼啊。】叶修埋在枕头里半天才闷闷地自言自语起来,【我还以为你只去几天就回来的。】

【原来是不打算回来了啊。】

良久之后,一声叹息几不可闻。

他们的最后一次相处算不上愉快。

王杰希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培养自己的接班人高英杰上,与他的相处时间比与叶修相处的时间还要长。

明明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王杰希却告诉叶修他要和高英杰一起出趟差。

【你干脆跟他一起过情人节好了。】

这句话导致的结果就是晚上做的时候王杰希从头到尾都冷着脸没说话,态度强硬动作粗暴。

作为报复叶修藏起了他重要的笔记本。

那个笔记本里夹着一个平安符,因为工作原因常年要坐飞机,所以叶修随手买了来送给王杰希,还开玩笑说如果遇到意外它会变成扫帚保你平安带你飞。

【你以为我是哈利吗。】记得那时王杰希挑着眉反问他,但还是认真地夹进了记事本里。

现在那枚平安符露着一个角,静静地躺在记事本里。

被电话铃声吵醒时已经是傍晚,即使睡了那么久叶修还是觉得脑壳一阵阵发疼。

铃声中断时整个房间一片寂静,叶修挪了挪身体把压得发麻的手臂抽出来,重新换了舒服点的姿势,刚合上眼,铃声又【嘟噜噜——】地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人耐心好的惊人,响了一分钟还多都没要休息的意思,叶修听了一会儿猛然坐起把电话线拽了下来,然后在归于沉寂的房间里沉沉睡去。

睡醒了就发呆,发呆累了就接着睡,饿了去冰箱里翻吃的,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四天。

他在梦里遇见了很多人,甚至看见了很久之前就已经死去的那个少年。

却唯独没有王杰希。

【那家伙是怕他的大小眼把我吓醒么。】叶修自嘲地笑,【连梦里都不肯来见我。】

在冰箱存粮告罄的那天叶修打定主意去看看王杰希原本想去的那个城市。

经过楼下的纳凉椅时他忍不住想起了某个夏天傍晚他们坐在这里闲聊,叶修觉得热就跑去买冷饮,顺便帮王杰希也捎了一根。

王杰希看了看自己圆柱形的冰棍和对方手里造型大众的扁冰棍,又看了一眼从拿到冰棍就笑容可疑饶有兴趣盯着自己的叶修,对情况也就基本了然于胸了。

然后王杰希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笑一口咬掉了冰棍的四分之一,叶修瞬间觉得自己有哪里一疼。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正下着小雨,撑着伞从机场出来,叶修四处张望了下,平时出远门都是王杰希提前订好宾馆,下了飞机就直奔住处。叶修不是那么严谨的人,他决定随便走走看看找个住处。好在他的行李不多,就一个旅行背包,胡乱塞着一些换洗衣物。

天色开始变暗时雨也有逐渐变大的趋势,叶修随手抓了个当地人问他附近有什么住所,然后按着对方指的路钻进了一家不怎么起眼的旅馆。

房间还算干净整洁,不过采光不算太好,看起来有点昏暗。对这些并不在意的叶修把包扔在床上然后洗澡吃饭。

睡觉前叶修把王杰希的笔记本从包里翻了出来,这几天他都习惯看几眼笔记本再睡。

王杰希的字有些潦草但并不影响其美观与观赏价值,而相比之下叶修的字就有点龙飞凤舞,虽然在王杰希的评价里似乎更有舞动感,他的形容是群魔乱舞。

【那是因为你的大小眼才会产生这种错觉,哥的字还是能看的。】叶修当时这样反驳他。

他一度好奇从大小眼看出去会有怎样的加成效果。王杰希眼中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王杰希眼中的自己又是怎么样的呢。

不过到了现在再说这个也已经没有意义了,这大概会永远成为一个谜吧。

早上的天色并不太好,阴沉沉的但好歹雨是止住了。

对城市不熟而且说实话对旅游景点也不抱有太大兴趣,叶修就只打算四处走走。

经过一座小拱门时叶修停下了脚步,门的那一端装饰格局都与外面不太一样,红砖白墙瓦片顶,地面也铺的颇有古镇风格,因为天气原因人倒也不多,等他回过神来脚已经带着身体进去了。

里面店铺鳞次栉比,连通的道路狭窄,感觉像个小集市,有光线暧昧的酒吧也有古色古香的小茶楼,散发浓浓香味的咖啡馆,装饰着精美画作的艺术品店和卖小饰品小玩意的小店。

叶修兜兜转转很快就找不到来时的路了,看看周围陌生的环境,着实觉得无奈。

一过转角又是一个新世界,不过这边店铺不多,相对也就人烟稀少,乐得清静的叶修慢慢晃悠进去,没走几步忽然天公不作美下起雨来。

两手空空的叶修只好躲在屋檐下避雨,顺便感叹下自己的时运不济。

摸了根烟出来点了叼在嘴上,叶修转了转视线看到斜对面店门口有个中年人在制作小人,他拿着一根细细的棒子在基本成型的脸上小心地按压着,神情仔细又专注。

自己好像有很长时间没有专注在一件事情上了,叶修缓缓地呼出烟,恍然间好像看见了两张熟悉的脸。

似乎不是幻觉?叶修把绕在眼前的烟挥开,定定神往旁边架子上陈列的完成品小人看去。

忽略左边那个可疑的大小眼小人不看,右边的那一个跟自己是不是像过头了啊?

叶修没顾还下雨这件事走到橱窗边几乎把脸贴在玻璃上看着那两个巴掌大的小人。

从得知消息那时开始,他就一直平静得可怕,他觉得自己能淡化这一切的,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但在看到这两个小人的时候,积蓄的情感似乎一瞬间就爆发了。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几近疯狂地想念王杰希。

王杰希会拉开他的被子叫他起床。

王杰希会皱着眉头拿走他的泡面说叶修你能不能别总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王杰希会穿着围裙像居家主妇一样在厨房熟练地做饭。

这样的点点滴滴塞得叶修几乎喘不过气来,甚至都没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再淋到雨。

【叶修?】

他恍惚间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茫然地转头,然后看见王杰希撑着伞略带惊讶的视线。

【王杰希...?】叶修伸出手去碰对方,手没有如他想的那样穿过王杰希的身体,而是被他的身体挡住了,【你..还活着?】

【让你失望了吗?】王杰希把伞又往叶修那里倾斜了一点,【别担心,我还活着。】

【我打过电话给你,想告诉你我没坐那班飞机,不过你一个都没接,后来还打不通。我拜托苏沐橙来找你,你好像也不在家。】

【啊啊....我以为你真骑着扫把飞下来了...】

【你连平安符都没给我我怎么飞。】王杰希没好气地说着,【那天英杰忽然不舒服我们改签了。现在他身体好了不少我们正打算今天就回去。】

王杰希向店主打了声招呼把那对小人取了过来放在叶修手上,【情人节礼物,好好拿着别丢了。】

【王大眼啊。】叶修看了看手中那对静静笑着的小人,【能再见真好。我原本以为这个情人节我要找别人过了呢。我没准备礼物就把自己送给你好了。】

【那我就感激地收下了。情人节快乐,叶修。】


评论(3)

热度(21)